17元宇宙
首页 DAO DAO路线图规划:加密项目应何时启动DAO?

DAO路线图规划:加密项目应何时启动DAO?

并非所有生意都适合 DAO (例如在 Shopify 上的袜子店)。即使它很适合,但在 DAO 内进行首次链上投票之前,仍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完成。 DAO 是社区。社区内会形成一个共…

并非所有生意都适合 DAO (例如在 Shopify 上的袜子店)。即使它很适合,但在 DAO 内进行首次链上投票之前,仍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完成。

DAO 是社区。社区内会形成一个共同的愿景,并就如何实现这一愿景制定一项使命。比如Hector Espinal 建立的We Run Uptown社区就围绕一个共同的使命:“通过建立一个社区网络,来激励纽约的跑者成为更好的自己,并享受跑步带来的乐趣。”

但他并不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让华盛顿高地(曼哈顿北部地区)的邻居与他一起跑步的,相反,他只是在 Facebook 上发个帖子: “在168街和百老汇街交叉口等我,我们一起去桥上跑步。”

那些加入 Hector 的人清楚地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跑步)以及和谁(邻居)。但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但都一个共同的愿景:为了更加健康。

对于 DAO 来说,也是如此。在真正地了解项目的内容、方式和动机,以及它是否会引起他人关注之前,你很难开启一个项目。

除了社区意识之外,DAO 还需要治理和激励。虽然社区后期会构建这些机制,但需要先构建起框架。因为治理和激励架构将承载起你的蓝图愿景,勾勒出 DAO 的总体方向,并最终成为吸引人们加入的主要原因。

所以,应该何时开始构建 DAO 呢?A16Z 的 Jesse Walden 就此给出了一些答案:

——渐进式去中心化

Walden 认为加密初创公司应该逐渐去中心化:“从一开始就建立一个成功的产品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 产品领导力、快速迭代、有步骤地面向市场, 虽然这些使得通往社区所有权和监管合规的道路变得复杂,而这些恰恰保证了其长远健康地发展。”

围绕一个未经检验的想法建立一个社区往往会导致人们忽视了最关键任务: 测试这个想法。为了避免这样的失误,Walden 建议了以下三个步骤:

  • 探索产品与市场的契合点
  • 建立一个活跃的社区
  • 向社区所有权过渡

探索产品-市场契合点

事物发展迅速,而且方向变化也很快。你需要在冲刺模式下工作: 定义问题,起草解决方案,并进行测试。核心团队可以不断地调整和重复以上步骤,直到产品满足市场需求。

专注和快速迭代非常关键。为了优化速度,你需要保持小而灵活的特点。Walden 建议在这个阶段暂不应该考虑去中心化。

社区参与

当找到了目标市场后,你会发现你是在为一大群人解决一个真正的问题。即使你们的产品仍处于起草阶段,但仍会不断地收到用户的需求。有些用户甚至还会提出关于功能的需求。那么此时,就是开始建立一个社区的时候了。

如果构建 DAO 不在你的计划中,那建立一个社区也不妨是一个好主意,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

  • 获得客户的洞察,以有助于对产品进行调整;
  • 增加客户粘性。因为对于消费者来说,放弃使用一个并非通过社区结识的产品是非常容易的。

在 Web2 中,企业建立社区的目的是为了从中获取价值。比如我写这篇文章时使用的文档应用程序 Coda, 它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在线工作区,人们可以在那里分享模板、开发工作流程及交流经验。虽然社区成员可以从这些互动中受益,但最大的价值还是归于 Coda。它可以在论坛中挖掘用例、反馈和想法。作为回报,用户需要为他们帮助开发的产品付费。

这看起来像是一种剥削,其实事实确实如此。即使社区成员是自愿的,但是事情也许本不必发展为这样。

如果 Coda 决定采用 DAO 路线,那么它就可以:

  • 让社区成员就产品开发提出建议。
  • 在社区层面建立治理和激励结构。
  • 通过按照贡献(例如,模板创建,工作流开发)等方式奖励成员来回溯价值。
  • 引入代币机制以实现社区成员之间的价值交换。

社区所有权

前两个阶段的所有努力都将汇聚到一步。创始团队将完全的控制权交还给社区。从现在开始,代币持有者将对组织的未来做出所有决策。

要从一个具有支持性但又不干涉业务的社区跨越到一个可运营的 DAO,其面临最大的挑战是治理和激励。无论你在前面阶段完成了多少工作,最终还是要通过社区来改进治理结构,并开发流程和程序,以使 DAO 能够处理方方面面的事务。

除了日常运营之外,在现有股东、员工、税收和公司注册等方面也存在一些挑战。大多数州和国家不承认 DAO 为法律实体。你要将其注册为有限责任公司还是选择在Wyoming 州将其注册DAO?基于你做出的选择,接下来将如何处理工薪扣款及劳动法方面的合规问题?

我目前没有关于以上问题的所有答案。而且坦率地说,我认为没有人知道。正如我们即将在下面的示例中看到的那样,设计出一个合理的架构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而且通常不止三年。

其他项目是如何转变成 DAO 的

Gitcoin

2017年,Scott Moore 和 Kevin Owocki 创建了 Gitcoin,它一个为 Web3的公共产品开发提供资金的平台。今年早些时候,Owocki 解释说,许多令人兴奋的项目没有被开发出的原因很简单: 在初始阶段缺乏资金。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Moore 和 Owocki 启动了这个资助项目,以支持开发人员为 Web3 构建开源代码。

直到2021年5月,它推出了它的治理代币(GTC),从此 Gitcoin 才成为正式的 DAO。而在此之前的四年里,Owocki 和 Moore 主要着手于确定问题,设计解决方案,并构建一个由建设者和赞助商组成的社区。在解决了以上所有问题之后,团队才开始为社区制定治理框架,及如何将责任移交给 DAO。GTC 代币的发行是所就是以上所有努力的结晶。

AAVE

2017年,Stani Kulechov 创立了 ETHLend,它是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点对点借贷平台。

一年之后,Kulechov 和他的团队将他们的商业模式转变为流动性池资金池平台,同时他们还把名字改成了 AAVE ——芬兰语中的“幽灵”。

直到2020年,AAVE 才开始作为 DAO 正式运行。

Kulechov 和他的团队在那三年里做了些什么呢?首先他们改进了商业模式,重新命名,并验证了他们的产品-市场契合度。在 AAVE 具有了一定的吸引力后,他们决定变成一个 DAO。

MakerDAO

2015年,MakerDAO 最初以 Maker 基金会形式成立。Rune Christensen 阐述了构建稳定数字资产(e-Dollar)的愿景,并用以支持在以太坊网络上的价值交换。Christensen 想要解决的问题是我们今天仍然面临的一个问题: 主流加密数字资产波动性太大,无法成为日常交易的实用工具。加密数字资产世界需要一个稳定数字资产。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Christensen 放弃了 Maker 基金会,并发布了限量版的稳定数字资产 DAI,并为 DAO 的形成铺平了道路。你可以在这里阅读其完整版的过程。

和其他许多 DAO 一样,MakerDAO 已经成功地通过渐进式去中心化推进了DAO 的进化。然而这种方法并不是万能的。

当渐进式去中心化失效时

渐进式去中心化最适合于 Layer 2 的应用。通常,它们建立在以太网基础上,并且使用智能合约。大多数 DeFi 和 Web3应用程序都属于这一范畴。然而,有些商业模式从一开始就需要实现去中心化。

Layer 1 协议

按照设计,像 Ethereum,Solana 和 Polkadot 这样的项目从一开始就需要一个由参与者构成的社区。它们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为了通过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来提供具体解决方案。它们从一开始就是在去中心化环境下运行。

如果以太坊的创始人拥有所有的决策权,那么它永远不会成功,而且将不再是可被信任的公链。它会变成另一个 Amazon 或 Airbnb,一个被集权决策者提前设定好参数的网络。

区块链网络的价值在于其去中心化。因此,需要从一开始就对其进行优化。

社交俱乐部和投资基金

如果不是因为 Web3,The LAO 就会成为一个传统的风险投资基金,PleasrDAO 也就不会存在。

The LAO 的成功在于其共同投资加密项目的参与者社区。在传统的风险投资领域,The LAO 会有一个普通合伙人(GP) ,他将从有限合伙人(LP)那里募集资金成立一个基金, 然后普通合伙人负责这笔资金的投资及回报。

这种模式适用在有限合伙人对基金日常运作不感兴趣的情况。许多有限合伙人都采取了这种方式,因为只要基金能够实现承诺的回报,并维持同样的风险状况,他们就没有必要介入。

然而,有些有限合伙人不仅仅是在乎银行账户的资金状况,那么像 The LAO 和 Meta Cartel 这样的去中心化组织就非常适合他们。

The LAO 的实现离不开 DAO。按照设计,它基于一个由不同角色的人构成的人际网络,这些人包括投资者、伯乐、导师和创始人。他们共同来构建了这一塑造未来的项目。

对于 PleasrDAO 也是如此。它汇集了一群有着共同目标的人,他们集体拥有数字艺术品。通常收藏家俱乐部存在于线下,然而他们往往过度集中,而且成员数量有限。正是因为一条推文,PleasrDAO 将分散在各地而且大部分匿名的成员聚集在了一起,他们在没有形成一个中心化公司实体的情况下,目前已经拥有了一些世界上最优秀的 NFT 艺术作品。

虽然像 The LAO 和 以太坊这样的项目不会从分阶段的去中心化方法中获益,但它们也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完全去中心化。他们也需要一个由坚定的创始人组成的小团队来推动事情的顺利发展。

在《无限机器》一书中,Camila Russo 描述了Vitalik Buterin如何与 Gavin Wood、Charles Hoskinson和 Anthony Di Iorio一起开展项目的过程。它们虽然各自承担不同的角色,但在公司、合法注册、代币发行等方面,他们都会聚在一起齐心合力做出关键决策。

按照 Russo 的说法,最初的以太坊绝非一帆风顺。争吵和权力斗争也是很普遍的。大多数最初的创始人都因此产生矛盾而离开了这个项目。即使创始人之间相处融洽,但任何企业的初始阶段仍然都很艰难。而试图创建一个 DAO 只会使事情更具挑战性。

加密世界中的许多人都熟知关于 The DAO 的故事。在其发布后的几周内,由于其智能合约存在的一个漏洞,导致一个黑客取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 ETH 代币。研究员 Quin DuPont 深入评估了 The DAO 在成立早期所面临的挑战,并指出“我们看到未来治理结构的愿景正在破裂,并转变为传统的社会性模式——利用现有的牢固关系进行谈判,争论和反对——所有这一切都将没有一行代码。”

这也是为什么在将权利移交到社区驱动型治理架构时,必需明确界定其流程及时间点,而且对共同愿景要有清晰的认知,从而能够以一种让社区与你并肩作战的形式运行下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17元宇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17yyz.com/?p=11013
17元宇宙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官网小编

媒体&作者合作:xiaobian@17yyz.com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关注微信
打开 微信 扫一扫

打开 微信 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