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元宇宙
首页 业内观点 入局虚拟主播 品牌主真的都想清楚了吗?

入局虚拟主播 品牌主真的都想清楚了吗?

12月4日晚,绊爱(キズナアイ)宣布将于2022年2月26日后无限期停止活动。诞生于2016年的绊爱,被公认为第一个虚拟YouTuber,在经历5年的运营之后,也开始走向了停止运营…

12月4日晚,绊爱(キズナアイ)宣布将于2022年2月26日后无限期停止活动。诞生于2016年的绊爱,被公认为第一个虚拟YouTuber,在经历5年的运营之后,也开始走向了停止运营。此消息一出,让很多虚拟主播,特别是绊爱的粉丝们,不能接受。

有趣的是,该消息一经发布,绊爱在youtube平台粉丝达到300万;而在b站上,几条动态也上热门,获得了大量流量曝光。让不少人感叹: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与绊爱停止运营不同的是,在国内,虚拟主播的发展越来越繁荣。

虽然一直会有虚拟主播毕业(停止运营),但做虚拟主播的人越来越多。b站在2019年成立虚拟主播团体VirtuaReal,在招人做虚拟主播的同时,邀请很多日本虚拟主播入驻平台;乐华娱乐成立的A-SOUL,一年里获得越来越多的粉丝;个人虚拟主播也纷纷入场。

除此之外,虚拟主播也越来越有影响力和吸引力。艺人“七海Nana7mi”双11开售的同款卫衣当天成交额超过130万元;由知名表演艺术家蔡明担任中之人的“菜菜子Nanako”则与支付宝等主流品牌进行了集福字合作;更有甚者,拥有上亿粉丝的贾斯汀·比伯在11月,化身成一个身穿黑色休闲装的虚拟艺人,向来自全球的观众献出了自己的首场虚拟演唱会。

为什么有虚拟主播停止运营,又为什么各平台都在虚拟主播上加大投入呢?今天这篇文章就带着大家了解下虚拟主播。

何为虚拟主播?

目前,虚拟主播的发展路径主要有两条。

第一种是前期对真人歌手/声优进行声音采样,建立声库,创作者们再依靠人声合成技术Vocaloid以及应用程序,对声音进行调校,完成创作。例如虚拟歌姬“洛天依”,以及央视新闻首个“冬奥AI手语主播”。

第二种则是“虚拟形象”和“中之人”组成虚拟主播,由真人去演绎,以虚拟形象来呈现。中之人是虚拟形象的真人,通过面部捕捉等技术,实现真人与虚拟形象的动态同步。中之人一般是真人声优组成,虚拟形象会基于真人的性格、习惯向大家进行展现。而虚拟形象则是由设计师根据需要进行定制而成,符合大家的审美。

第一类虚拟主播依靠于算法和技术,一般只有大公司有能力去尝试,比如百度,微软等公司。而第二类相对来说比较容易,市面上有很多面部捕捉的软件,满足脸部表情展现的需求。因而,现在市面相对主流,并受大家欢迎的是第二类虚拟主播。该虚拟主播一般在b站或youtube上活跃,因此也会被称为虚拟up主或虚拟YouTuber。

文章开头提到的“绊爱”是YouTube上的第一个虚拟YouTuber。“绊爱”于2016年11月29日在YouTube投稿;2017年12月17日,YouTube频道订阅超过100万;2018年,“绊爱”成为推广日本旅游的Come to Japan的宣传大使。

“绊爱”的诞生引起轰动。2017年至2018年,短短两年时间里,日本出现了超过10000个虚拟主播。到2019年进入行业增长高峰期。在各大电视节目中,也能看到VTuber的身影,虚拟主播覆盖到大众文化。

那时,虚拟主播在中国是一个相对空白的市场,直到B站开始对虚拟主播重视起来。

2018年11月2日,B站举办“虚拟UP主与你的初次相遇”活动,这是Bilibili官方举办的第一次虚拟UP主相关专题活动。此后,B站与日本企业合作,推出了hololive china和VirtuaReal企划,并且在直播板块开设了虚拟主播分区,举办各种虚拟UP主专题线上线下活动。2020年,由蔡明担任中之人的虚拟UP主菜菜子加入VirtuaReal Star并出道,是中国大陆首个由非原生ACG受众知名公众人物扮演的虚拟主播。

这几年的发展,B站的虚拟主播从2019年的6000人,增长至2021年的32000人,而且增长趋势依然不减。

虚拟主播,梦想的具现化

虚拟主播的出现,更多通过虚拟形象满足大众的需求。而其之所以受到大众的欢迎,可以归结为以下几个因素:

颜值

虚拟主播的形象是完美的,特别是在颜值时代,虚拟主播可以满足大家的审美。观众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而选择各自不同的虚拟主播。现实里也有颜值高的人,但她们并不会直播。而现在出现在平台的颜值主播,容易审美疲劳。

通过虚拟形象,让有才能但形象较弱的人也可以通过视频或者直播获得关注,并且青春永驻。

虚拟

某个B站用户说,虚拟主播是夹杂在现实和幻想之间的产物,像是梦想的具现化。现实中有很多东西现实到让人厌恶,所以人才会更想要守护自己这来之不易而又虚幻的梦。

观众们知道虚拟主播是由人扮演的,但主播可以给人欢乐,可以给人指引道路催人奋进的明灯,可以让自己逃离现实。观众们喜欢主播,并且想要守护主播。

而且相比于真人主播,观众对虚拟主播更宽容。即使主播自己不小心说了不符合设定的话,观众也会热情地帮忙圆回去,或者以此打趣。

性格

相比于第一种以算法和数据为主的主播,以中之人为核心的虚拟主播更有性格。性格会让这些主播有一些真实感,也会更吸引观众。

而对于企业或创作者来说,门槛低、互动简单,容易变现成了吸引点。

虚拟主播的门槛低。不需要声库,只需要利用面部捕捉等技术,实现真人与虚拟形象的动态同步。而Live2D和3D技术、实时动作识别和成像技术的普及,让大家可以在手机或者电脑上进行尝试。现在市面上有一些平台便提供类似的功能,比如:VUP,手机里自带虚拟头像。

互动简单。主播只要在直播场景中与用户互动,表演才艺、聊天、做游戏就可以有不错的效果。

变现容易。虚拟主播可以制作视频获取流量进行变现,也可以通过直播收获打赏。除了直播收入,虚拟主播也可以通过代言、演出、合作等方式获得额外收入。

因以上原因,不少企业或个人都开始进入虚拟主播行业,从事相关工作。“彩虹社”和B站联合推出的虚拟主播企划VirtuaReal,截至2021年11月,旗下共拥有成员70余位,在微博和Bilibili等网站进行活动。其他入场的公司也在长期招人做虚拟主播,不少都开出了2万以上的工资。

千亿市场的虚拟主播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中国虚拟偶像行业发展及网民调查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产业规模为34.6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2020年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645.6亿元,预计2021年为1074.9亿元。在技术持续成熟、消费者趋年轻化、多元营销方式和变现场景等因素驱动下,这一市场的整体规模会持续扩大。

第三方网站Darkflame的数据也侧面验证了这一发展趋势,虚拟主播的月直播收入已经从2020年 1月的761万元增长至2021年 11月的5466万元。

这些收入里,由公司运营(“企业势”)的虚拟主播占了大部分。2021年11月份营收TOP 1是来自于乐华娱乐的A-SOUL,排名第二的VirtuaReal则来自于B站。

A-SOUL是成立于2020年11月定位就是“虚拟偶像女团”,旗下虚拟主播包括:贝拉、嘉然、乃琳、珈乐和向晚。这些主播的动作捕捉等打造虚拟外观的技术由字节跳动支持,可以将吐舌头、腿部、脚部,乃至不易察觉的脚腕动作,反应在3D人物上,更好地展现主播们的风采。

除了头部互联网公司以技术和资源优势入场之外,不少投资公司也开始关注虚拟主播赛道。根据剁椒娱投统计,不少公司都获得了数百万金额的融资。

而随着虚拟主播越来越受欢迎,虚拟主播的发展道路也可能呈现多种形式。

1.IP化

创造一个虚拟形象来打造米老鼠一样的虚拟化身。通过IP授权、IP衍生品销售盈利。

2.企业/品牌的代表形象

今天6月,国产彩妆品牌“花西子”推出同名虚拟代言人。而此之前,欧莱雅推出了虚拟代言人“欧爷”“M姐”,肯德基推出了银发“虚拟上校”

3.艺人化

日本不少在虚拟主播开始走向了艺人的道路,通过代言、广告以及发行单曲、举办Live等传统艺能活动盈利。比如参与某动画的角色,开演唱会,与品牌做联名合作。

目前,虚拟主播作为企业形象和艺人,越来越普遍,而将虚拟主播进行洛天依那样的IP化,还需要时间去积累更多的粉丝。

虚拟主播与品牌的新可能

随着虚拟主播越来越火,不少品牌也在虚拟主播这块进行了探索。

一方面,品牌们也尝试推出品牌的虚拟主播。2019年,华凌空调推出两位虚拟代言人凌魂少女,此后与洛天依进行联动,发布单曲,并进行直播带货。2021年6月,彩妆品牌“花西子”推出同名虚拟代言人花西子。虚拟主播的形象,能帮助品牌吸引新的用户群体,与用户距离更近。

另一方面,品牌都开始尝试跟有流量的虚拟主播合作。首个超写实国风虚拟KOL翎自登上选秀节目《上线吧!华彩少年》后,与特斯拉、奈雪的茶、Keep等品牌合作的商业代言;K-II邀请日本虚拟网红Imma加盟广告大片。

品牌与虚拟主播合作不仅可以满足大家的新奇感,获取流量,而且可以减少合作风险。真实的艺人因劣迹行为或不当言论,会对品牌形象造成损害。但虚拟主播不会有这样的问题。

而除了品牌,想要丰富内容生态的品牌也吸引了各样的虚拟主播。短视频派“柳夜熙”等植根于抖音;时尚广告照片的“AYAYI”等活跃于小红书;次元化虚拟人集中于B站;而淘宝则想让虚拟主播通过直播带货。

淘宝在2020年上线了智能直播间,来满足虚拟主播带货的需求,在直播带货的审美疲劳之下,虚拟主播可能会让品牌带货有新的效果。目前虚拟主播在非黄金时间段出现直播间的次数越来越多,酷太、娜丽丝、卡宾和信良记等知名品牌商家的虚拟主播正在直播。

虚拟主播与元宇宙?

10月31日,柳夜熙突然在抖音上走红。该账号借着元宇宙的风,快速收获了800万粉丝。柳夜熙的三大标签:“元宇宙”、“虚拟偶像”、“美妆”。虚拟偶像跟元宇宙仿佛有某种联系。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Facebook Connect 2021大会上,扎克伯格用8个单词去重点描述自己理想中的“元宇宙”:参与感、虚拟形象、个人空间、瞬间移动、互通性、隐私安全、虚拟商品(Virtual goods)、自然交互。在扎克伯格的“元宇宙”中,每个人都有专属的虚拟形象,你可以随心所欲去构建自己的私人空间。

这里的虚拟形象,不正是虚拟主播的形象吗?虚拟形象,可以说是我们在虚拟空间的另一个身份。虚拟主播的中之人和虚拟形象绑定去直播,做视频,而Meta旗下Horizon则想通过AR让我们更深入走进这个虚拟世界。虚拟主播可以看作是”元宇宙”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阶段。

事实上,拥有大量虚拟主播的B站,也开始布局“元宇宙”。11月17日,B站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睿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谈及“B站元宇宙构想”,称“B站是中国最适合去实现”元宇宙”概念的公司之一”。紧接着12月6日,Tech星球便披露B站测试相关元宇宙业务“高能链”的消息,称此链为打造B站元宇宙生态而展开。

当虚拟偶像结合到“元宇宙”,未来的市场规模可想而知是无比巨大的,但元宇宙的发展才刚刚开始。

想入场虚拟主播?多想想

上面提到了很多虚拟主播商业上的可能,但虚拟主播也存在一定的风险。

绊爱的毕业也暗示着想象的美好。绊爱是随着视频的发展崛起的,而视频制作成本高,制作周期长,商业化路径相对较长,所以让不少企业与个人放弃虚拟主播。而这几年直播的兴起,让虚拟主播的形象和中之人绑定的更深,而直播的变现方式变得简单。但直播的热度可以持续多久呢?

另外,虚拟形象跟中之人绑定更深,也会带来新的问题。中之人无法进行更换,一旦中之人本人不小心曝光身份,会对虚拟形象造成影响。而当中之人离开,也必然引发虚拟主播的“变质”,产生掉粉的风险。之前,绊爱的中之人更换、A-soul成员的中之人被爆恋情等,都引起了争议,导致不少粉丝脱粉。

而个人虚拟主播想要抛开虚拟形象,开始个人独立发展也相对难。二次元著名音乐博主小缘喵,就因为露脸而导致了掉粉。

其次,从目前来看,虚拟主播影响力还是比较有限。不少虚拟主播都是圈内开花,圈外未闻。而且虚拟主播偏偶像化,想要尝试破圈,也可能会招致原有粉丝的反感,而起到相反的效果。

然后,所有虚拟形象都还是会受到场景和技术成本的限制,而无法获得更好地发展。

技术成本

动捕设备和3D建模都需要成本,效果越好的设备和模型成本越高。如今虚拟偶像搭载的表情捕捉、人工智能等技术还只能实现简单的交互行为,无法与消费者和真人嘉宾进行多维度的互动,在演唱会、直播带货等线下活动的参与过程中都显示出了极大的局限性。

场景

“柳夜熙”和“AYAYI”等虚拟主播出现确实吸引了很多人,但这类虚拟人往往并不直播,而是出现在社交平台,像网红一样通过自己的照片和视频吸引粉丝,接商业代言。她们缺乏人物的展现场景,缺少角色性格的展现平台。美但缺少“人”气,吸引来的粉丝缺少用户粘性,很容易被人遗忘。

未来

元宇宙的火热,把虚拟形象的热度带到了新的高度。

网易的CEO丁磊在12月4日,网易创新企业大会上推出其虚拟人SDK(软件开发工具包)“有灵”;而爱奇艺计划于2022年推出虚拟偶像的音乐竞演节目《元宇宙唱将》,另外还有4-5家头部影视平台摩拳擦掌,准备着虚拟人的相关节目,电视剧、电影都在计划之中。

虚拟形象将会在互联网越来越常见,也会更趋向于3D人物。将来,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虚拟形象,就像微信头像一样,你可能会用该形象来直播,做视频,畅游VR世界,慢慢见证元宇宙时代的到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17元宇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17yyz.com/?p=11067
17元宇宙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官网小编

媒体&作者合作:xiaobian@17yyz.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关注微信
打开 微信 扫一扫

打开 微信 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