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元宇宙
首页 Web3.0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撰文:Packy McCormick,Not Boring Capital 创始人 编译:南风 & angelilu @ForesightNews 崩盘之所以痛苦,不仅仅是…

撰文:Packy McCormick,Not Boring Capital 创始人

编译:南风 & angelilu @ForesightNews

崩盘之所以痛苦,不仅仅是因为价格下跌,尽管看到你的账户余额日复一日被无情地下降从来都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崩盘会带来痛苦,还因为市场信心的流失速度和现金流失速度一样快。而那些从一开始就不相信的人,则用一种充满幸灾乐祸的口吻来填补人们的失落,“我早就告诉过你了”。

如果几个月前你觉得自己很聪明,那么现在你就觉得自己没那么聪明了。如果几个月前你还很自豪地告诉别人你在做什么,那么现在你就没那么自豪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改变——你没有变得更傻,你的想法没有变得更糟——但你周围的情绪发生了变化。(反之亦然:如果你一直认为 Crypto 是骗局或泡沫,你现在会觉得自己很聪明。)

这并不是说没有什么变化。市场无疑已经发生了变化。BTC 和 ETH 的价格分别下跌了 76% 和 69%。许多山寨币的情况比这更糟。

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宏观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新冠肺炎导致的两年免费发放补助金之后,美联储正在收紧利率。更糟糕的是,美国面临 8.6% 的通货膨胀,人们怀疑加息能否有效地减缓通货膨胀。更糟糕的是,还有供应链问题、库存问题和战争,这本身就很糟糕,而且这还意味着更高的食品和能源价格。

增长型资产在私人和公共市场上抛售,大规模裁员每天都在发生,通货膨胀严重打击人们。现实世界中的挑战,比如难以给汽车加油或者在餐桌上摆出食物,比资产价格回落更重要。

在我们 Not Boring 博客报道的世界中,没有哪个行业比 Crypto 和 Web3 受到的打击更严重。除了价格下跌,Crypto 内爆还摧毁了人们毕生的积蓄。首先是 LUNA 和 UST 的崩盘,正如 Jon Wu 解释道: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推特:https://Twitter.com/jonwu_/status/1523793482850050048

我看到有人在推特上描述,有人在没有告诉自己另一半的情况下,将毕生积蓄投入Terra,为的是通过 Anchor 获得 20% 的收益,结果失去了一切。据悉,Luna 总部所在的韩国也出现了多人自杀的事件。这不是简单的鲁莽和不计后果;这是悲剧。

最近,中心化的 DeFi 平台 Celsius 也破产了…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推文:https://twitter.com/jonwu_/status/1536476104986267648

那些把钱投到 Celsius 里面的人原本想着它是安全的,现在他们深陷于不知道能否拿回钱的境地,即便拿得到,能拿到多少呢?

在其他不那么爆炸性的方面,许多公司正在努力应对早期的代币经济学模型,这些模型在价格上涨时似乎运行得更好。在当前的熊市初期,NFT 对潜在买家的吸引力也变得小得多。OpenSea 作为 NFT 领域的代表,其销量在 6 月份大幅下降: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图源:@rchen8 on Dune

这个月还没有结束,但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二,这是一个真正的下跌。无独有偶,DeFi 的总锁仓价值 (TVL) 也从去年 11 月 1070 亿美元的峰值下降了 65%,到目前的 370 亿美元: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图源:DeFi Pulse

毫无疑问,还会有更多的鞋子掉落。如果 ETH 的跌幅和上次一样大,它可能最终以 200 美元收盘 (不是说它会,但这不是不可能的)。更多的资金将会被耗尽。许多公司和项目将会破产。

Crypto 推特上有很多人称这是底部,称这是一代人的购买机会,也许是这样,但任何以肯定的语气说着这一切的人肯定是在胡扯。把钱注入到产品中并让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交易,这会带来的挑战之一是,它会吸引很多骗子和假先知。

虽然科技股 (以及初创公司估值) 和 Crypto 价格都下跌了,但两者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即便是最看跌科技股的人,也普遍只是预测,市盈率将被压缩,股价将进一步下跌,一些管理不善的公司可能会倒闭。他们并不是在呼吁技术的终结。而 Crypto 怀疑论者大声疾呼,整个事情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骗局,这个领域没有任何价值。

虽然有些尖刻的评论是对骗子的适当回应,这些骗子一直告诉非加密领域的人“好好享受贫穷”,或者他们是“NGMI” (永远不会成功),我希望这个群体在这个熊市中被洗掉,但来自许多聪明人 (当然,还有一些没有才华的黑客) 的持续的质疑攻击,不得不让一些出于正当理由而身处 Crypto 领域的人质疑自己是否应该在这个行业。

周六的时候,我盯着我的电脑,想知道在这种环境下该写些什么,做着我什么都想不出来的时候会做的事——漫无目的地刷推特——这时我看到了我的朋友、Every 联合创始人 Nathan Baschez 的这条推特: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很多人给该推文回复了一些例子,这些人在价格崩盘期间一直在发推文、写有用的东西,并指出 Nathan Baschez 所说的也适用于股票投资者,但这个观点仍然成立:当事情进展顺利的时候,发推特和写作是很容易的;当事情变得很糟糕,熊市随时等着给任何一丝乐观迹象一记重拳时,这些事情就更难做到了。但是,如果我们很多人一直在说的事情——即我们兴奋不是因为价格,而是因为技术和社会方面——那么现在是写 Web3 的最佳时机,因为当前价格显然不能成为令人兴奋的事情。

让我们讨论 Web3 的一些用例。本文篇幅较长,希望你读完之后有所收获。

争论

在过去的几周里,Logan Bartlett 的热门新播客 Cartoon Avatars 在我的互联网领域掀起了一股风暴。在这个系列中,Flatiron Health 联合创始人兼运营商合伙人 GP Zach Weinberg 就是否存在真正的 Crypto 用例与加密人士展开了辩论。几周前,他在一场关于 DeFi 用例的辩论中彻底击败了我,这是本系列的开始。

尽管我的很尴尬,但我一直很喜欢正在进行的对话;争论是健康的,我认为这是很有用的,我们必须思考逻辑在哪里成立,我们在什么地方更寄予希望。现在每当我看到一项投资时,脑子里就会有一个小 Zach Weinberg 问问题。

上周末,Zach 在推特上总结了自己的立场:

从本质上说,他认为,相对于 Web3 领域正在创建的实际有价值的用例,炒作和风险太多了,当普通人能够投资和/或投机时,这就特别成问题,而风投投入这个领域的数百亿美元本可以更好地部署在其他地方。

就他的观点的后半部分而言,我理解这种观点,即资金可以更有效地用于其他领域——如果风投支持的企业家能够解决教育、医疗、能源、住房、基础设施和其他关键行业的问题,那就太好了。我在 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了所有这些行业。但这有点岔开话题了。

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资本廉价而充裕的体制中;很少有强大的项目会因为缺乏资金而失败。事实上,正如此次公开市场和私募市场估值的暴跌所表明的那样,投资者将过多的资金注入了太少的强大公司。政府没有把多余的资金投入到基础设施、教育和其他能够改善所有美国人生活的项目中,这可能会受到一些指责,但我认为在构建新的「桥梁」和投资 DeFi 协议之间做出选择的 VC (风投) 并不多。LPs (有限合伙人) 似乎并没有因为选择资助 Web3 领域的 VC 而不资助气候领域的 VC,他们对这两个领域的 VC 都在资助。只是有更多的资金在流动,而我们尚未从这个时期进入下图中的这个世界,这是整个系统的错,而不是 Web3 或任何一个行业的错: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回到 Zach 论点的第一部分:炒作和风险。我对此持中立态度。这种炒作并非 Crypto 领域独有。如果你已经读了一段时间的 Not Boring 博客,你可能已经在你的脑海中烙下了这个图表: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上图:Gartner 技术成熟度曲线

上图 Gartner 技术成熟度曲线 (Hype Cycle)描述了几乎所有新技术都遵循的路径。一项技术突破发生了,人们认为这项技术将改变一切,接着人们意识到该技术不会改变一切,然后他们弄清楚了这项技术将实际能够改变什么。

与大型语言模型或同态加密相比,Crypto 的微妙之处在于,普通人可以很容易地投资于加密项目,而普通人却不能很容易地投资于大型语言模型或同态加密。更复杂的是,因为人们可以投资加密项目,已经投资这些项目的人有动机试图说服其他人投资这些项目,这就是为什么 Crypto Twitter 上充满了彩虹图表的图片,并自信地预测 BTC 将达到 10 万美元,ETH 将达到 1 万美元,或者 DOGE 将达到 1 美元。Crypto 既是一种技术创新,也是一种金融创新。因此,这种技术的炒作比一般的新技术还要多,而这一次,它还伴随着金融风险。

一方面,这导致人们在顶部购买,过度杠杆化,然后损失惨重 (尽管这也不是 Crypto 领域独有的),这是很糟糕的。让我大声而明确地说一下: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永远不要做保证金交易,你的投资永远不要超过你能承受其全部损失的范围,同时做自己的研究,在股票、加密货币或其他方面都是如此。

另一方面,增加的炒作可以是富有成效的,刺激更快的迭代和创新。A16Z Crypto (我是该公司的顾问) 在其《加密状态报告》(State of Crypto Report) 中解释说,他们所做的研究表明,价格的周期性上涨会引发人们对该领域的兴趣,这吸引了新的企业家,他们会创建新的创业公司和项目,从而推动下一个周期。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图源:a16z 的《加密状态报告》

他们称之为“Crypto价格创新周期”。在每个周期中,即使在价格下降后,与该轮周期开始之前相比,更多的开发者和初创公司已经留在了生态系统中。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图源:a16z 的《加密状态报告》

这些企业家构建更好的基础设施和新颖的应用程序,并将潜在的用例转化为真实的用例。这是争论的关键:最终是否会有用例来证明炒作、风险和资金涌入是合理的。

我相信会有,我将在本文阐述原因:

在本文的前半部分,我将讨论目前存在的早期但真实的用例,但它们存在权衡。

在本文的后半部分,我将谈谈近期和未来让我兴奋的事情:

即将出现的一波应用层的实际用例不需要做出这些权衡。

无须许可的创新和可组合性的系统将为不可预测的用例打开大门 (但无论如何,我们将尝试预测一些)。

最后一点——本质上就是“我们还处于早期!”——这本身是一个糟糕的论点,但可以是一个精心设计的蛋糕上美味的糖衣。这是最让我兴奋的部分,但我知道光靠它是不够的。从这里到那里需要一条路。我们从当前的 Web3 用例开始。

当前的 Web3 用例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Web3 创业公司今天看起来愚蠢或过度炒作,这并不奇怪。他们是一个悠久血统的一部分。

2012 年,Facebook 以 1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Instagram,一些人认为这很疯狂。现在回想起来,Dealbook 平台发布此次收购的文章收到的评论很有趣 (见下图)。其中一些比较冷静的评论,比如“他们还没有上市,所以他们可以自由地以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评估 Instagram”,是我们所熟悉的泡沫声音: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Facebook 以 10 亿美元收购 Instagram,DealBook

十年后,当 Acquired 公司的 Ben 和 David 列出史上十大最佳收购时,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位列第一。他们计算出,在记录的时候,这为 Facebook 贡献了 1530 亿美元的市值。这比所有风投对 web3 初创公司的投资加起来还要多。公平地说,Instagram 只是一个照片分享应用程序,它可以让人们发布“饥渴陷阱”,促进商业,并运行一个杀手级广告业务。

很多关于 Instagram 标价的负面情绪是,该公司没有赚到钱——不仅没有盈利,也没有营收。Web2 的社交媒体模式是先获得大量用户,然后想办法赚钱。这对 Instagram、Facebook、Snap 和其他公司都有效。就连谷歌也采用了这种策略,并凭借对 DoubleClick 的收购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一开始,谷歌只是一种很酷的技术,没有优秀的商业模式。

Web3 创业公司采取了相反的方法:首先获得大量资金,然后希望是获得大量用户。就像我们不确定上一代公司能否从眼球 (用户) 转向金钱一样,今天的 Web3 创业公司能否从金钱转向眼球也是不确定的。

这就是 Web3 项目今天所做的权衡:金融化 vs. 用户体验。

今天的许多 Web3 项目过于依赖崭新的金融化杠杆——部分原因是它是一种更容易赚钱的方式,部分原因是感觉这就是重点,部分原因是它还处于早期,出色的用户体验需要时间,部分原因是基础设施仍在开发中——但这并不意味着今天没有任何用例。我们将从最直接的用例开始:在这些用例中,我们可以只看表面价值,而不需要进一步推断。

今天

通过克莱顿·克里斯坦森 (Clayton Christensen) 的颠覆性创新理论来审视早期的 Web3 产品是很有用的。

在许多方面,对于许多用户来说,新产品比现有产品更糟糕,但对于被过度服务或被忽视的市场部分,新进入者的产品“足够好”。那些被证明具有颠覆性的公司会在被过度服务、被忽视的一小部分用户中找到立足之地,然后向高端市场扩张。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颠覆性的产品往往一开始看起来就像一个玩具,人们很容易指出它们的缺点,但这些缺点往往是可以修复。它的神奇之处在于为某些用户寻找比现有选择更好的东西。

今天,大多数流行的 Web3 产品都处于这个早期阶段。它们并不完美,但对于特定用户群体来说已经“足够好”了。其他更中心化、更健壮、更安全的产品已经存在,它们可以做到 Web3 产品能做的很多事情,但不能很好地满足这个群体的需求。所以 Web3 产品在这个群体中找到了一个立足点。用例证明在使用中。

如今,NFT 是一个真实的用例,就像 Instagram 是一个真实的用例,艺术是一个真实的用例,甚至赌博也是一个真实的用例一样。简单地说,NFT 赋予了数字物品物理属性,使其独特、可拥有和可交易,此外还有可编程性和可组合性等数字属性。随着时间的推移,NFT 将代表比它们今天代表的东西更有用的东西,但即使在今天,NFT 收藏品也是真实的用例。

我在上文展示的用来强调 NFT 销量放缓的柱状图也可以被更积极地解读:仅在 OpenSea 这个头部 NFT 交易市场上,就有 180 万个账户购买了价值 319 亿美元的基于以太坊的 NFT,其中 313 亿美元发生在去年。

对于这 180 万个账户,会有一些人拥有其中的好些个账户?确实会有。这些成交量中有一部分是洗盘交易?确实如此。其中一些 NFT 艺术品很丑?这是个人观点,但确实如此。其中有大量的买入是投机行为?的确是这样。

但 NFT 是一个广泛的类别,在这个类别中,出现了一些非常吸引人的模型。

Nouns 就是其中一个例子。Nouns 将自己描述为“一个改善链上虚拟角色社区的形成的实验性尝试”和“尝试引导身份、社区、治理和一个可供社区使用的金库”。在过去的 347 天里,每天都有一个 Noun 被拍卖,世界上任何拥有足够 ETH 的人都可以参与竞拍。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nouns.wtf

每笔交易的 ETH 都将进入 Nouns DAO 的金库中,所有 Nouns 持有者都将成为该 DAO 的成员,每个持有者都可以投票决定如何分配这个不断增长的金库 (目前为 26568 ETH,约合 2986 万美元)——每个 Nouns 可投一票。这个 DAO 组织已经投票通过了一系列项目,从向国际空间站发送 3D 打印的 Noun,到将奢侈品 Noun 太阳镜推向市场,再到向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捐赠 100 ETH 用于乌克兰的人道主义援助。他们赚的是真金白银,并以集体的方式将其分配给链下接收者,偶尔用于生产实体产品。

本周在 NFT NYC 大会上,另一个 NFT 项目 Doodles 宣布获得了由 Reddit 联合创始人 Alexis Ohanian 创建的风险投资公司 776 Management 的一轮融资,明星音乐制作人 Pharrell Williams 将担任首席品牌官,并推出了一张 Doodles 专辑 (由 Pharrell 制作),同时 Doodles 2 也将正式启动。看起来,Doodles 正试图打造一个网络迪士尼。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你可能会认为 NFT 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但很难说一年 313 亿美元的规模对一些人来说不是一个真正的用例。OpenSea 并不是唯一的市场。基于 Solana 的 NFT 市场 Magic Eden 每天有超过 6 万笔 NFT 交易,该平台刚刚宣布新一轮融资,估值 16 亿美元。

今年 5 月,Instagram 宣布开始测试允许创作者和收藏家展示他们的 NFT。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Instagram

NFT 仍然是一项非常年轻的技术,但它们已经推动了巨大的数量,激发了大量的创造力,不仅在艺术方面,而且在该技术本身。我们将在下文中讨论 NFT 的一些未来应用。话虽如此,我理解 NFT 可能无法满足怀疑者,所以我们会继续前行。

如今,像 Uniswap 这样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也是真实的用例,就像 Robinhood 是真实的用例,或者纽约证券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或纳斯达克是真实的用例一样。DEX 能够为任意数量的代币对创造流动性,而不需要依赖一个中心方,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作为最大的 DEX,Uniswap 创建了一个任何人都可以带着钱包在里面通过任意交易对进行交易的交易所,无需经过一个中央团队或通过一个中央订单簿进行交易。这一切都与数学、激励机制和代码有关,而且是规模化的。你个人是否认为提供代币流动性的交易所是好的或有用的并不重要 (尽管我个人认为这是好事);其交易量说明了这样一个事实:许多人发现这个用例是有价值的。

今年 5 月 24 日,Uniswap 宣布,该平台在短短三年内就突破了 1 万亿美元的交易量 (尽管他们不需要宣布,因为所有这些数据都在链上可以获取)。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上图:Uniswap 交易量增长情况

令人惊讶的是,该协议是由 Uniswap Labs 的一个约 50 人的团队完成的 (相比之下,Robinhood 雇佣了约 3800 人)。该协议本身由 UNI 代币持有者管理,其中许多人在 2020 年的空投中仅因为使用过该 DEX 就收到了治理代币。我们将在下文中讨论为什么这是重要的,但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让小团队通过利用现有的基础设施来构建规模化产品的系统,解放了很多人去创新、构建不同的东西,或致力于趋势方面的工作。Uniswap 本身是基础设施,这意味着其他公司可以在甚至更少的资源的基础上基于 Uniswap 进行无须许可地构建。

Uniswap 可能就是 Zora 的联合创始人 Jacob Horne 所说的一种“Hyperstructure” (超结构)。出自他的同名作品:

超结构采用在区块链上运行的协议形式。如果某个协议满足下方条件,就可以被认为是超结构:

  • 不可阻挡:任何人都无法阻止该协议。只要底层区块链存在,它就会一直运行。
  • 免费:协议范围内的费用为 0%,并且完全以 Gas 成本运行。
  • 有价值:所有者能够获得和使用协议累积的价值。
  • 扩张性:协议的参与者有内置的激励机制。
  • 无须许可:普遍可访问且抗审查。构建者和用户不能被禁用该协议。
  • 正和:它为参与者创造了一个双赢的环境,让他们利用相同的基础设施。
  • 可信中立:该协议是用户不可知的 (user-agnostic)

在实践中,这意味着 Uniswap 可能是这样一个协议,其他人可以在它的基础上构建新的应用程序。

今天,正如它所代表的那样,DeFi 协议是真实的用例,就像借贷是真实的用例一样。最成功的力量是一个流动的、面向个人对个人 (p2p) 或资金池对个人 (pool-to-peer) 借贷的全球市场,且没有银行在中间增加过程的时间和成本。

Compound、Aave 和 Maker 等 DeFi 协议允许人们以自己持有的加密货币进行借贷。虽然像 Celsius 这样更中心化的 DeFi 产品已经崩溃,但这些去中心化的 DeFi 协议在市场低迷时期保持良好。贷款是超额抵押的,当抵押品随着价格下跌而下降时,协议就会清算借款人。当然,有些人会觉得在桌子的另一边有一个他们可以协商再请求宽限一个月的人会更舒服,但对于一部分用户来说,这些 DeFi 协议提供了真正的服务。即使是在下跌之后,Compound、Aave 和 Maker 的总锁定价值 (TVL) 总计还有 150 亿美元。

但是,正如 Joe Weisenthal 在推特上所说的那样,一位敏锐的观察者可能会指出,DeFi “没有提供任何有经济价值的资金”。这取决于你对经济价值的定义,但如果把它理解为“真实世界的资产”,Goldfinch 就是一个“面向真实企业的加密贷款的去中心化信用协议”。迄今为止,在“印度、墨西哥、东南亚等地”,已有 20 多万借款人获得了信贷,帮助解决了发展中国家非常现实的信贷缺口。此外,Jia 还通过向发展中国家的企业提供基于区块链的贷款,从而弥补信贷缺口。

为互联网货币而构建的原语,如今正被用来支持“现实世界”的企业,否则这些企业将无法利用信贷市场来发展自己的业务。

让我们继续探讨,走向那些看起来像传统互联网企业的 Web3 企业。

今天,像 Braintrust 这样的人才市场是一个真实的用例,就像 Fiverr 或 Upwork 是一个真实的用例一样。Braintrust 是一个最低限度攫取的人才网络,它既提供了一个更好的产品,又通过使用代币来激励有利于网络的行为,防止攫取式佣金率。因为 Braintrust 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协议,第三方甚至可以在其上构建自己的特定行业或角色的应用程序。

通常,当人们询问一个真实的 Web3 用例时,他们是在询问一个看起来像他们习惯使用的模型或连接到“真实世界”的例子。Braintrust 是我最喜欢的这样一个用例的例子。

Braintrust 是一个用户拥有的人才市场,它将高技能的技术人员与耐克、NASA 和保时捷等公司的工作岗位联系起来。该网络上的平均项目价值 77,630 美元,持续 217 天。所涉及的金钱和时间使人才网络成为首个由用户拥有的市场模型的理想用例,因为参与者在其中有着很大的利益关系。

目前,该网络上的大多数活动都是用本地货币进行的,但 Braintrust 生态系统的参与者,包括Talent (人才)、Clients (客户)、Connectors (介绍人) 和 Vetters (审查者),可以通过做对网络有利的事情 (如筛选申请人或推荐候选人) 获得 BTRST 代币,并可以通过持有这些代币来获得网络中的优势。人才可能会在某个职位空缺上质押 BTRST,以证明他们的认真严肃态度,增加他们被聘用的机会,这些代币有真正的金钱价值;客户可能会质押 BTRST 来增加他们的职位列表的可见度,以吸引更多的人才。因为 Braintrust 可以使用代币来完成工作并吸引新的需求,它可以将收取的佣金率保持在行业较低的 10%,使其对潜在客户和人才更具吸引力。

所有这些都给 Braintrust 带来了相对于大型公司的小而有意义的优势,但最重要的是,从长远来看,用户所有权意味着 Braintrust 不会最终建立起网络效应,然后收取更多的费用,因为要实现这一点,用户必须投票决定向他们自己收取更高的费用。一个由用户所有的传统合作社可能也会防止价值攫取,但会放弃这样做的灵活性和开放性。

这似乎起作用了。当我在 1 月份写关于 Braintrust 的文章时,他们已经促成了 3700 万美元的总服务价值 (GSV)。五个月后,其 GSV 翻了一番,达到 7440 万美元。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Braintrust 网络仪表盘

与此类似,其他初创公司也在为实体世界的产品建立由用户拥有的网络,并提供《纽约时报》的 Kevin Roose 所描述的“普通效用”。

Roose 今年 2 月发布在《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以 Helium 为文章中心,Helium 是一个面向物联网设备的去中心化无线网络,一个 5G 网络即将推出。它一开始在 2013 年作为一个远程点对点无线网络,但未能获得采用。通过引入 $HNT 代币,热点用户在其无线热点被 Helium 网络使用时将获得该代币,为人们安装这些设备提供了足够强的激励。今天,Helium 网络中有 867,190 个热点,HNT 拥有 12.5 亿美元的市值。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Helium

以类似的方式,Not Boring 投资组合公司 DIMO 正在建立一个“由像你这样的司机组成的网络,他们收集和分享他们的车辆数据,以更多地了解他们的车辆,节省资金,并构建更好的移动应用。”例如,司机不需要购买汽车保险并接入保险公司的汽车跟踪设备,而是可以接入 DIMO 设备,分享他们的数据,并让保险公司竞标他们的保险范围。

可以想象其他应用,比如去中心化的 Waze 或车队管理产品,构建在 DIMO 网络之上。DIMO 甚至还与 Helium 合作,让驾驶员在驾驶时验证网络覆盖情况就能获得奖励。最终,DIMO 的目标是成为一种公共产品,让开发人员更容易为任何车辆开发应用,从而使出行成本更低、效率更高。

或者以稳定币为例,这是最简单的用例。我在 Not Boring Capital 有一些国际有限合伙人,他们使用完全担保的稳定币 USDC 来资助他们投身的事,因为发送国际票据的过程非常繁琐。虽然许多人可能觉得通过可以逆转错误的传统银行服务更舒服,但有些人显然是为了方便而接受交易风险,特别是因为他们知道在发送完整的交易之前,应该先发送测试交易。金融科技是一个非常大、非常真实的行业,它的理念是金融轨道很糟糕,而稳定币是一种让收发资金变得更不那么糟糕的方法。

虽然有可能通过其他方式转账,但显然有一些人和机构非常欣赏稳定币的价值,他们愿意使用稳定币而不是现有的解决方案。目前有 1550 亿美元的稳定币在流通。

用例列表还在继续。就在昨天,我们投资的公司 Vibe Bio 推出了一项利用 DAOs 资助治疗罕见疾病的项目。

Evan Conrad 最近发表的一篇题为《Where are all the crypto use cases?》的文章强调了真实的用例,今天,包括 Crypto (“如果你不相信我,”他写道,“那么我很高兴以 1000 ETH 而不是 1000 美元的价格卖给你我正在写这篇文章的笔记本电脑”),廉价贷款 (Compound、Aave、Maker 和其他 DeFi 平台,即使在动荡的市场条件下也保持良好),Filecoin (存储目前的成本是 S3 的 0.0011%),Lab DAO、Radicle、Helium、Toucan 和 Golden。这些产品现在都有真正的用户,正在解决与 Crypto 本身无关的问题,从寻找实验室空间到交易碳信用,再到创建“去中心化规范知识图谱”。

正如 Conrad 所指出的,智能合约不同于区块链,而且该技术的历史还不到 7 年(以太坊于 2015 年推出)。就像人们说的,我们还早着呢。

但公平地说,参与 Web3 的人数仍然相对较少——Metamask 钱包地址大约有 3000 万个,这是一个用户自我托管,且不仅是投资,还可以与诸多应用进行交互的很好代理工具。许多 Web3 的用例都是为了“吸引下一个十亿用户”,从 GameFi 或“边玩边赚”到 Web3 社交媒体,这确实让人感觉粗糙和过早。从 Axie Infinity 到 StepN 再到 BiTCLout,这些最初尝试创建 Web3 版本的游戏和社交产品以吸引数百万“正常”用户,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产品向用户提供的财务激励。在用户体验/金融化的频谱 (见下图) 中,这些产品尚处于过度依赖金融化的一侧,在用户体验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Web3 用例:当前与未来

现在我们结束了一个周期,进入了熊市。更好的基础设施正在建设中。Web2 企业家和 AAA 级游戏开发者,包括许多资深人士,最近都进入了这个领域。该行业已经吸取了 7 年的教训。

我认为,当我们开始看到这些力量的成果时,下一个周期将开始:当 Web3 项目在保持其独特优势的同时,让用户体验成为重中之重时。或者就像 Christensen 所说的,“提供现有企业的主流客户所需要的性能,同时保持推动其早期成功的优势。”

小结

在上文中,我们讨论了当前的一些 Web3 用例,主要包括:

NFT:仅 OpenSea 去年一年的 NFT 销售额就达到了 313 亿美元。

去中心化交易所:领先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Uniswap 已经处理了超过 1 万亿美元的交易量。

DeFi 协议:Compound、Maker、Aave 和其他 DeFi 借贷协议在市场抛售期间表现良好,而中心化的 DeFi 借贷机构则举步维艰。

现实世界的借贷:Goldfinch 和 Jia 帮助发展中国家缩小信贷缺口。

用户拥有的市场:在过去的五个月里,Braintrust 的总服务价值翻了一番,达到了 7,400 万美元,同时其佣金率保持在行业最低的 10%。

互联设备网络:Helium 和 DIMO 实现了由用户建立的网络以及建立在用户拥有的数据之上的应用生态系统。

稳定币:USDC、DAI 和其他完全/超额抵押的稳定币有助于实现支付,尤其是国际支付。目前有 1550 亿美元的稳定币在流通。

Evan Conrad 罗列的其他用例:在其博客文章中,Evan Conrad 强调了 Crytpo、廉价贷款、Filecoin、Lab DAO、Radicle、Helium、Toucan 和 Golden。

归结来说,当前最流行的 Web3 用例是让人觉得愚蠢还是合理,这是一个观点问题。即使你站在认为它们“愚蠢”的一边,这也只是意味着你觉得它们很愚蠢,而不是说它们不是真正的用例。

当然,也有挑战,正面面对挑战是有用的。这就是辩论之美。它能强化思维,暴露缺陷,如果处理得当,还能帮助阐明对方的立场。我现在比几周前更好地理解了 Web3 的批评来自哪里,我也比那时更好地理解了我自己的立场。

和互联网一样,Crypto 最大的挑战在于该领域充满了人。人可以是邋遢的,自私的,古怪的,懒惰的,骗人的。

但 Crypto 最大的机会也在于它充满了人。人们可以富有创造力,足智多谋,慷慨大方,善于合作。虽然现在已经有了真正的用例,但 Web3 最让我兴奋的是成千上万富有创造力、机智、慷慨和协作的人们将在彼此的工作之上进行构建,并从彼此的失败中吸取教训,弥补缺点并取得进步。(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创业公司,而不仅仅是 Web3)。

到目前为止,Web3 所构建的东西值得它获得的炒作和冒险吗?不,当然不值。但创新是一个复合的过程,未来七年将比前七年带来更多有用的用例。我相信所有这些创新的最终影响将是非常积极的,但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答案。

接下来,本文将讨论一系列短期内令我兴奋的事情——社交、游戏、去中心化的故事、再生金融、去中心化科学、代币化商业、去中心化身份、零知识证明,以及更多——以及我认为 Web3 有潜力帮助解锁的更疯狂、更元的想法和变化。

未来的 Web3 用例

当下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真正在 Web3 的应用中进行真实的消费,即使其中一些产品看起来还很愚蠢。但真正的问题不是是否有任何用例,而是是否会有整体上值得这些炒作的用例。

换句话说,Web3 将会产生用例来证明所有投入到该领域的风险资金、投资和人才都是合理的吗?我想会的。这就是本文第二部分的内容。

Web3 的潜力在两个时间尺度上让我感到兴奋:未来几年和未来几十年。

如果未来几年还会出现另一个牛市周期,我认为这将发生在人们大规模使用的真实产品的基础上,而不是投机。当这些产品出现时,投机就会随之而来,但这将看起来更像是传统的科技股牛市,而不是纯粹的投机。这些产品正在路上——应用程序即将到来,基础设施也在不断改进。

在未来的几十年里,我相信 Web3 基础设施将成为我们在网上和金融生活中所做的大部分事情的组成部分。我还相信,Web3 协议在经济设计、激励调整和治理方面的实验将跳出互联网,影响“现实世界”的机构。

下文中我将深入探讨一些让我感到兴奋的未来用例及其潜在好处。

1) 未来数十年

让我们从未来说起。如果这一切顺利的话,那会怎样?

就我个人而言,我很高兴看到更快速的迭代,用户拥有更多的所有权和好处,新的治理和经济模式,更流动、高效和全球化的资本市场,以及一个更有趣的世界。

在熊市中,我们很难看到一条穿越所有短期的技术、金融和社会挑战的道路,实际上,我们也很难想象几十年后的未来世界中,Web3 没有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

当我思考所有这些的方向时,我脑海中有一个像这样的图:

当人们说 Web3 正在加速金融市场的发展进程,或者加速治理的发展进程时,他们的意思是,我们正在以比以前快得多的速度犯很多以前犯过的错误。

在这个过程的早期阶段,Web3 看起来非常愚蠢。“这是一个庞氏骗局!”“当然,直接民主对 DAO 不起作用,美国是代议制民主是有原因的。基于这一点,你真的是去中心化的吗?”“难道这些人从 20 万年的人类历史中什么都没学到吗?”

但我认为存在一个逻辑上的分叉,你必须相信其中一个是正确的:

现有的经济和治理模式已经是最好的了。

它们并不是最好的,只要能够对新模型进行最快速的迭代,最终就会产生出更好的模型。

如果我必须用一个想法来描述我对 Web3 感到兴奋的原因,那就是:Web3 允许对人类构建的任何系统的新经济和治理模型进行最快速的迭代。

每一款新的应用、游戏和协议同时都是经济设计方面的小型实验。每一个 DAO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甚至一些 NFT 项目,比如 Nouns,都同时是治理方面的一个小型实验。在早期,这意味着 Web3 企业家面临着比传统企业家更复杂的问题——他们需要建立一个出色的产品,一个繁荣的经济,以及一个抗攻击和高效的治理系统。一些怀疑论者认为,这三者代表了太多的复杂性,无法建立用户理解和喜爱的东西。中心化的产品本身可以更快地发展。但我认为 Web3 创业公司会像蜂巢一样进行实验、学习和快速发展,每一个后续的创业公司都将建立在之前创业公司的软件和乐高创意的基础上,直到他们加速超越当前机构的步伐。

其中一些 Web3 实验将是微观的:例如,一个 Web3 版本的 Twitter,它有着一个开放协议,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上构建客户端,这将推动 Web3 Twitter 客户端设计的更多创新。其他实验则是宏观的:例如,大型的代币持有者群体如何能够公平地管理控制数十亿美元的借贷协议。在这两种情况下,失败都将多于突破。

但这些突破可能非常重要。它们可能会影响我们设计传统经济和制度的方式,甚至影响我们在火星、小行星和其他地方从头开始建立的经济和治理模式。

Web3 快速迭代的核心是超结构 (Hyperstructures) 的概念。Jacob Horne 关于“超结构”的文章,我们在上文提到过,从字面上讲,超结构是“可以免费和永久运行的加密协议,无需维护、中断或中介。”它们“完全在链上,是公共产品,为任何参与者创造了一个正和生态系统。”

Paolo Soleri 在《Hyperstructures》一文的地面视角中的“超结构”

超结构就像开放的协议,如 http、IP、DNS、SMTP,以及其他支撑我们所知和喜爱的互联网的协议,但正如 Horne 所描述的那样,超结构还具有额外的特性:

不可阻挡:任何人都无法阻止该协议。只要底层区块链存在,它就会一直运行。

免费:协议范围内的费用为 0%,并且完全以 Gas 成本运行。

有价值:所有者能够获得和使用协议累积的价值。

扩张性:协议的参与者有内置的激励机制。

无须许可:普遍可访问且抗审查。构建者和用户不能被禁用该协议。

正和:它为参与者创造了一个双赢的环境,让他们利用相同的基础设施。

可信中立:该协议是用户不可知的 (user-agnostic)

这一概念与 Chris Burniske 经典的《协议作为价值攫取最小化的协调者》(Protocols as Minimally Extractive Coordinators) 一文有着相同的观点。

从这两篇文章中习得的重要事情是,Web3 引入了创建软件基础设施的机会,这些软件基础设施可以永远免费使用,任何人都可以在其基础上进行构建,但会奖励“创建和贡献这些宝贵系统的构建者和参与者,这些系统将在未来许多年服务于整个社会”。

到目前为止最成功的例子就是 Uniswap。尽管不向用户收费,但 Uniswap 市值已达 41 亿美元 (完全稀释后为 56 亿美元)。Horne 认为,每个金融和非金融效用性都应该有一个单一的超结构:交易所 (Uniswap)、市场、借贷池、期货、域名、注册、身份、管理、标签、声誉、表情符号、阅读收据等等。

每一个都将是一个免费的基础设施,可以与其他免费的基础设施组合在一起,每一代企业家都可以用它来建设,使他们能够专注于使自己与众不同的东西,从而提高创新的速度和创造力的丰富性。超结构让我兴奋的原因和 APIs 让我兴奋的原因是一样的,它的额外好处是免费、永久、扩展和无需许可。

超结构将支撑一个全球性的、流动的数字和实体商品市场。

正如 Zach Weinberg 在我们关于 DeFi 和住房的辩论中强调的那样,要把真实世界资产 (RWA) 带到网上,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首先,如果违约会发生什么?虽然违约率不到 2% 的贷款很少发生,但它们仍需要在法庭上以书面形式解决。将需要一些混合解决方案,反映一些模拟工作流程。但是,为少数情况处理遗留流程以使大多数情况更快、更便宜、更高效和更可组合是一个特性,而不是 bug。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我将引用我们的朋友杰夫·贝佐斯 (Jeff Bezos,亚马逊创始人) 来解释原因:

“未来10年什么不会改变?”在我们的零售业务中,我们知道客户想要低价,我知道 10 年后还会是这样。他们想要快速交货;他们想要大量的选择。我们无法想象 10 年后,一位顾客会对我说:“杰夫,我爱亚马逊;我只是希望价格能高一点。”或者“我爱亚马逊;我只是希望你能慢一点交货。”这是不可能的。

客户希望价格低,交货快,选择多。Web3 有潜力将这三种技术都引入金融市场。无论十年、二十年或三十年后,我预计大多数大型金融资产和交易都将与 Web3 有关——无论是房子、汽车、项目融资还是公司所有权。将这些资产带到链上,将把它们与全球资本和流动性池,以及所有在 DeFi 中创建的「货币乐高」连接起来。

正如 Sam Lessin 所说,“人们拥有的大多数东西,房地产、小企业等,都无法获得流动性、杠杆等。”解决这一痛点的奖励是巨大的 —— 一切的代币化 —— 并将吸引一波又一波的人才、资本和创造性的方法。显然,这将需要与智能监管携手并进。当加密货币触及 RWA 时 —— 当小企业主可以获得更便宜的资本时,当房主可以获得更具竞争力的房屋净值贷款时,当用户可以无缝地拥有他们使用的产品的一部分时,监管机构将被激励找到保护人们而不限制访问的解决方案。

借助于超结构、代币化一切以及经济和治理模式的快速迭代,Web3 将成为解决人类一些最复杂挑战的重要拼图。

物理上

我今年写的第一篇文章叫做《复杂问题的实验室》。它是关于 Web3 有机会成为解决需要大规模人类协调的复杂问题的模拟器,比如气候变化。

这个理论很简单。所有的代币、投票、甚至 NFT 都处于一个黄金区:包含的内容足够多,对大多数人来说赌注不大,但其经济后果比学生参加学术经济学研究时玩的 20 美元要大。此外,Web3 生态系统是动态的、相互关联的,更像是复杂性科学家运行的模拟,而不是公式和理论,有真正的人而不是 「经济人」。阅读这篇文章,了解完整的论点;现在,我将快速介绍 Web3 开始通过再生金融和分散科学解决的两个复杂问题领域。

再生金融 (Regenerative Finance)。我们目前的金融体系所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它太容易产生负外部性,而让公有财产来买单。再生金融(ReFi)是重新思考这个系统的一个大胆尝试。正如我在《Celo: 建立一个再生经济》中所写的:

ReFi 是一个美丽的想法 —— 对金融系统的重新想象,利用人类现在掌握的工具,更好地考虑所有利益相关者的需求,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它对外部性进行定价,向那些创造消极外部性的人收费,并奖励那些创造积极外部性的人。

ReFi 的具体想法包括 UBI、借贷、数据所有权、社区商业,以及 Not Boring Capital 支持的许多 Web3 x 气候项目,包括。

Toucan:Web3 碳堆栈,包括代币化的碳信用,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 2190 万吨的二氧化碳被桥接。

Loam:创建一个农业数据市场,一个快速、简单、透明的平台,激励农民参与再生实践。

对于这些用例,你需要区块链吗?也许需要,也许不需要。碳信用已经存在。也许可以为农业数据创建一个 web2 市场,并根据碳农民放回地下的碳信用交换信用。Web3 只是让这两者都更有效、更透明、更可组合 —— 想象一下,在 Toucan 上有一个 Loam Credits 的池子可以进入全球资本市场。在最近的一期 Bankless 中,Mark Cuban 谈到在 Toucan 上购买和燃烧 BCT(基本碳吨)以抵消他的碳足迹比从经纪人那里购买碳抵消要容易得多。

(公平地说,他说他还没有看到像流媒体这样的杀手级应用,我同意这个观点)。

通过简单地让人们更容易获得碳信用,并提供一个流动的全球市场,ReFi 有可能增加对抵消的需求(Toucan,Flow Carbon),这应该刺激更多的碳抵消项目的供应(Loam,Open Forest Protocol)。

在过去的一年里,ReFi 项目出现了爆炸性增长,但我把它放在「未来」章节中,因为我们需要几十年才能看到它们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去中心化科学 (DeSci)。另一个具有物理世界影响的 Web3 类别是去中心化科学(DeSci)。正如 Phas3 创始人 Sarah Hamburg 所写:

DeSci 仍处于起步阶段,它处于两个更广泛的趋势的交叉点。1)科学界努力改变研究资助和知识共享的方式,以及 2)以加密货币为重点的运动中努力将所有权和价值从行业中介手中转移出去。

Hamburg 强调了 DeSci 的潜在应用 —— 资金、同行评审、获取激励、步伐、生物技术等特定领域,以及一些开放的问题,包括 DeSci 是否真的是最好的名字。去中心化并不像核心价值道具;相反,她强调了区块链有用的几个领域。

智能合约在作者和同行评审员之间进行调解,而无需通过学术出版业。

激励的社区可能使用代币和 NFT 来鼓励科学社区分享、审查和策划不同的资源。

通过永远存储数据和信息来抵抗审查,以避免政治干扰。

基于区块链的资助模式可能使用公共物品、DeFi、NFT 或 DAO 乐高来获得项目资金,向资助者返回价值,并创建自我维持的科学社区。

可验证的声誉,让任何人都可以根据他们所知道的,而不是他们与哪个机构的关系来贡献科学、同行评审或资助。

所有权,让科学界拥有他们的工作和他们的工作成果。

我猜想,DeSci 最成功的早期应用之一将是资助。

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公司 Vibe Bio 上周启动了创建 DAO 的计划,为罕见疾病的研究和药物开发提供资金,从定义上讲,这些疾病的市场比利润更高的大片药物小。Vibe 认为,“治疗被忽视的疾病患者的最大障碍不是找到潜在的治疗方法 —— 而是为它们提供资金。”

Vibe Bio

通过整合患者、科学家和其他合作伙伴的社区,他们计划为那些不值得大药厂费心的治疗方法提供资金,通过聚集试验参与者使审批过程顺利进行,并在药物成功后为患者提供潜在的财务(除医疗外)收益。Vibe 与两个合作伙伴社区 ——NF2 Biosolutions 和 Chelsea’s Hope—— 一起推出,为 NF2 和 Lafora 疾病寻找治疗方法。

为什么是 DAO?为什么不是 Kickstarter 或一系列的有限责任公司?答案是简单的:DAO 能够利用加密货币的全球融资市场。此外,当项目产生成功的结果时,钱会回到 DAO,社区可以投票决定用收益资助哪些其他项目。

Molecule 也使用 Web3 工具来资助生命科学研究,从三个 DAO 开始:

VitaDAO 专注于长寿研究

PsyDAO 专注于迷幻药的研究

LabDAO 是一个开放的、由社区管理的湿法和干法实验室服务网络。

Molecule 的方法的核心是 IP-NFT,通过它,他们将由其科学家和从业人员社区预先筛选的项目附加到 NFT 上。人们可以通过购买 NFT 来资助项目,如果 IP-NFT 被出售,资助者就可以获得收益。这是一种新颖的方式,为那些可能无法通过传统渠道获得资金的研究项目提供早期研究和开发资金。

DeSci 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你应该阅读 Hamburg 的《Guide to DeSci》一文,以了解市场的现状,包括一些非常现实的挑战和开放的问题。但是,如果 DeSci 成功地使资助科学研究和科学家分享知识变得更加容易,那么 Web3 的这一小部分可能就足以证明炒作的合理性。

数字领域

更明显的是,Web3 将影响互联网经济。在上升的情况下,Web3 将作为互联网的价值层,连接全球的数字经济。让我们跳进元宇宙。

元宇宙。让别人不再认真对待你的最好办法就是直截了当地说出 “Metaverse” (元宇宙),但我们现在就在这里。

元宇宙已经在这里了。人们花在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几乎是十年前的两倍。正如我在《The Great Online Game》中写到的,加密货币是我们在线活动的游戏内货币。如果元宇宙将成为我们生活中更重要的一部分,那么我们的数字商品将需要像我们的实体商品一样的产权。简单地说,加密货币为数字物品赋予了物理属性,使其可拥有、可交易、可组合、可携带,并可跨平台使用。

无论元宇宙是像 Twitter、Zoom 和视频游戏那样,还是像 Cyber 那样由沉浸式的多人虚拟空间组成,能够拥有物品并以最小的摩擦进行交易,对经济的顺利运行都是非常重要的。

Cyber x RTFKT Pod

我写的第一篇关于 Web3 的文章《The Value Chain of the Open Metaverse》描述了为什么我认为 Web3 将是数字经济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

Web3 可能对元宇宙有帮助的想法并没有争议。在《卡通头像》中,Jon Wu 和 Zach 一致认为,在这一点上,问题在于相信未来会变成某种样子,并等待和观察这是否会变成现实。我不会在这里花更多的笔墨。

基于以上所有的原因,我相信如果我们做对了,Web3 非常值得我们去炒作,去投入资金。但我们作对了吗?现在有什么进展?Web3 能不能越过障碍,达到普通人使用并从中受益的程度?

带着对未来的乌托邦式的憧憬,并承认我们将不得不拭目以待,让我们来谈谈我对近期的一些事情感到兴奋。

2) 未来几年

要达到我上面描述的乌托邦式的未来,需要在未来几年里进行大量的努力、实验和主流使用。有超出猜测的用例来推动采用,并为人们的数字,甚至现实生活增加价值那么我们将会进入下一个牛市周期。人们不太可能被“无风险的” 20% 的收益率或毫无根据的“比特币涨到 25 万美元”的预言所吸引。

这并不奇怪,现在还没有很多 Web3 应用程序具有超越投机和娱乐的广泛吸引力。伟大的产品需要时间来建立。伟大的网络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建立。智能合约已经有 7 年历史了。

然而,如果没有强调伟大体验而不是投机的杀手级 Web3 应用,耐心会很快耗尽。我将介绍几个最有前途的领域,它们可能会产生这些杀手级应用。

Web3 社交。我曾对 Web3 社交持怀疑态度 ——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 Bitclout,它只是 Twitter + 代币 —— 因为我认为增加资金不足以克服现有社交媒体平台的深度网络效应。而且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在 Web3 rails 上构建完全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除了最热心的加密货币狂热者之外,其他所有人都会觉得太慢、太笨重、太技术化。

当我读到 Varun Srinivasan 的《社交网络的充分去中心化》(Sufficient Decentralization for Social Networks) 时,我的观点发生了变化。Varun 认为,去中心化的社交网络可以通过做出两个承诺来挑战中心化的社交网络:“他们可以保证用户拥有与受众的直接关系,以及开发者可以一直在网络上构建应用。”

要相信 Web3 社交将起飞,并不要求你相信任何一个社交产品会从建立代币中受益。相反,它要求你相信,一个精心设计的社交协议 —— 可能是超结构本身 —— 将给每一个建立在其上的更集中、性能更强、更新颖的应用程序一个更好的机会,通过利用共享的社交图谱来建立和维持网络效应。

今天,构建 web2 社交产品最具挑战性的方面之一是引导网络并吸引足够多的人,使其他人愿意留下来。

当用户为特定的应用程序而来,可能包括那些由构建协议的同一团队构建的应用程序,他们可以在一个应用程序中创建用户名、信息和连接,并被写入协议,他们可以在生态系统中的任何其他应用程序中使用。重要的是,应用程序本身可以以中心化的方式建立,最大限度地提高用户体验的质量。一些应用程序将变得非常流行,另一些则会像过去十年中创建的许多社交应用程序一样,在早期变得超级火爆,然后被淘汰,但所有这些都将有助于提高协议网络的强度和质量,使下一个应用程序更容易进入并挖掘更多用户。这应该意味着应用开发者可以把更多的时间集中在建立优秀的、有针对性的用户体验上,而不是想办法重新发明网络轮子。

此外,通过连接这些应用程序,用户将能够在一个应用程序中建立追随者,这些追随者可以在生态系统中使用的所有其他应用程序中累积。例如,想象一下,如果你所有的 Twitter 粉丝都在 Clubhouse 上关注你,或者如果你在 Clubhouse 上获得的每个粉丝都自动(或通过选择加入)在 Twitter 上关注你。我打赌事情会有不同的发展 ——Twitter 可能不会建立 Spaces,更多的创作者会发现在 Clubhouse 上创建内容更有价值 —— 如果两者都建立在 Web3 协议上。

当然,也会有挑战。例如,我在 Twitter 上关注的很多人都不会使用 Web3 产品,如果它以 Web3 产品的形式出现,那么这种体验就会比普通 Twitter 差。Web3 社交软件的杀手级应用很可能必须让人感觉像普通的社交软件,并且专注于简单性而不是 Web3 的花哨。即便如此,杀手级应用可能一开始就会聚集一大批加密货币爱好者,或者吸引更有可能尝试新社交应用的年轻群体。

在这个领域,我对 Farcaster 和 Lens Protocol 正在建立的东西感到兴奋。正如我在结论中提到的那样,为了让 Web3 社交软件发挥其潜力,可能必须出现一个获胜的协议。

Web3 游戏也在不断发展。2021 年,在 Axie Infinity 的疯狂崛起的带动下,玩赚游戏风靡一时。当我去年 7 月写 Axie 相关的文章时,它在当月的前 18 天就完成了 7900 万美元的收入。

Axie 世界

第二个月它达到了 3.64 亿美元的高峰,其中大部分来自培育新 Axies 的费用。此后成交量急剧下降,上个月不到 100 万美元。主要是由于从 Axies 学到的教训,玩赚的游戏已经失宠,更好的游戏出现了 ——Axie Infinity 的创建者 Sky Mavis 自己最近发布了 Axie Infinity: Origin,它为用户提供免费的入门 NFT,而不是让玩家购买 NFT 来玩游戏。

如果说好的网络和移动产品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构建,那么 AAA 级游戏则需要更长的时间。AAA 级游戏可能需要一个 100 多人的团队来开发,时间从 2 年到 5 年不等。在过去的一年左右,AAA 工作室的游戏开发者已经开始为 Web3 构建,他们还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发布他们的作品。这些游戏将在有用的地方利用 Web3 模式和基础设施,在必要的时候使用中心化技术。首先是伟大的游戏,所有权是一个额外的好处。

我感到兴奋的是,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一个游戏是 GOALS,一个「游戏性第一的足球游戏」。GOALS 将是免费游戏,但也允许用户拥有和交易资产。本质上,如果你只是想玩,这将是一个有趣的、快节奏的、免费的足球视频游戏。如果你想进入特许经营模式,围绕着球员、训练、设备、体育场、球队、锦标赛等将会有一个繁荣的经济,让球员为他们的天赋而赚钱。不过,重点还是在游戏体验上。6 月早些时候,该团队发布了这个预告片,展示了他们正在建设的质量。

我的猜测是,早期的突破性 Web3 游戏将遵循类似的方式。我的猜测是,早期突围的 Web3 游戏将遵循类似的模式:一流的游戏性,为那些只想玩乐的人提供免费模式,为那些想通过游戏和建设赢得或赚取的人提供加密货币驱动的经济。从那里开始,游戏世界将变得更加复杂和连接,正如 a16z Games 的投资者 James Gwertzman 在这个推文中所说的那样。

这里也有挑战,一方面,很多游戏玩家讨厌 Web3,当 Discord 首席执行官 Jason Citron 在我的回复中分享了一张 Discord / 以太坊整合的截图时,我不得不将通知设为静音,因为他的公司的大部分游戏用户群中,马上就有很多的谩骂的声音。要说服游戏玩家相信 Web3 不是一个骗局,需要做大量的工作,主要不是在语言上,而是在游戏开发者设计经济的方式上。

但这个奖赏是值得争取的。视频游戏是一个绝对巨大的市场,2020 年产生了 1650 亿美元的收入,2021 年产生了 1800 亿美元。

Visual Capitalist

与音乐等其他娱乐形式相比,它们有一个有趣的特点:新的平台往往是对整体收入的补充,而不是吞噬之前的收入。具有丰富的互联经济的游戏可以成为这个收入堆栈上的一个丰富的新层,并最终给主机、PC 和移动游戏提供新的货币化方式。

去中心化内容创作。Web3 的社交和游戏最终可能会像我们所习惯的东西的不同版本。并非所有的用例都会如此直接。可能因为我以写作为生,我特别兴奋的一个例子是去中心化内容创作。虽然该领域的不同项目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但总的想法是,特定故事和角色的社区和粉丝可以参与创造他们最喜欢的故事的宇宙。

Not Boring Capital 已经投资了该类别的两家公司。Jenkins the Valet 背后的团队 Tally Labs,以及 StoryDAO。由 Marvel Studios 创始主席和我的朋友 Clint Kisker 领导的 Mythos,以及由《费城永远阳光灿烂》的创作者 Rob McElhenney 创办的 Adim,也都值得关注。

去中心化写作正试图同时解决两个问题:

内容和知识产权如何得到资助和开发。在目前的模式下,电影公司和 Netflix 等流媒体服务购买 IP 的权利,并为创作者的上升空间设置上限。由于在传统模式下,建立伟大的知识产权可能需要数亿美元,创作者往往别无选择,只能出售。

社区参与世界建设和讲故事。粉丝小说 —— 粉丝们根据《星球大战》或《哈利波特》或其他流行的 IP 编写自己的故事 —— 出奇地受欢迎,但这些创作者并不影响核心 IP。去中心化的故事会让粉丝们帮助创造宇宙,讲述故事,所有这些都基于一个中心 IP 的骨架,并拥有他们喜欢的角色。

作为一个例子,Jenkins the Valet 正在发行一本由 Neil Strauss 写的书,该书由 Writer’s Room 的持票人提供意见。这本书从 Bored Ape 和 Mutant Ape 的持有者那里获得了角色授权,并与他们分享图书销售的利润(作为 NFT 完成)。

代币化商务。当 Alex Danco 访问 Not Boring 写到代币化商业以及他在 Shopify 的团队如何让 Shopify 感知到钱包时,我得到了很多反馈,说这是人们遇到的最有说服力和最容易理解的 Web3 用例。

根据 Danco 的说法,代币化商务“始于一个观察:世界上有一种新的互联网用户,叫做拥有钱包的人。”在这些钱包里,人们可能持有可替代代币或不可替代代币 (即 NFT),但事实上,他们可以带着这些钱包里的东西出现在网上商店,把他们变成不可替代的买家。商家可以把这些人视为不可替代的,而之前从未见过他们。

例如,如果你拥有一个 Doodle NFT,Doodle 商店可能会让你买一件只为 Doodle 持有人保留的连帽衫。更神奇的是,任何商家,无论是否与 Doodle 有关,都可以让 Doodle 持有者获得一些可替换的买家可能无法获得的东西。The Yankees 可能会有 Doodle 之夜,并向持有 Doodle 的人提供折扣票。Supreme 可能会在其即将推出的产品中为 Doodle 持有人保留一定数量的产品。

代币有可能为网上购物体验增加丰富性,使其感觉更像实体购物。在这里阅读全文,以详细了解它是如何运作的,为什么它很重要,以及为什么区块链和代币是必要的成分。

这已经在发生了,Shopify 有四款令人惊叹的代币化应用程序:PERC Engage、Manifold、Shopthru 和 Lit Protocol 供商家插入他们的商店。

人们愿意做疯狂的事情来获得独家产品。受欢迎的商家将成为 Web3 新用户的驱动力,并将向更多的主流观众展示 NFT 可以比 jpeg 更多。

数据所有权和钱包感知网站。代币化商务是一个更广泛的概念的一个子集,我对这个概念感到兴奋:钱包感知网站。当 Nikhil Basu Trivedi 在 12 月要求我为他的年度 Next Big Thing 文章投稿时,我写道:

代币化商务是这个想法的一个例子,但我认为开发者将开始建立广泛的野生钱包感知产品。以下是一些潜在的应用:

个性化的推荐:Spotify 有巨大的数据优势 —— 它知道你听什么,多长时间听一次,并且可以建立量身定做的播放列表,让你不断回来。如果我可以在互联网上把我的收听记录装在一个钱包里,再加上来自不同来源的关于我自己的各种信息,并让第三方应用程序访问,当然可以推荐不同的播放列表,但也可以推荐电影、书籍、产品推荐,甚至食物推荐,那会怎么样?

Koodos:Koodos 是 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公司,让人们把他们在互联网上最喜欢的东西变成 NFT,不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是为了展示他们关心的东西,就像一个数字剪贴簿或满墙的海报。开发人员可能会在 Koodos 之上建立体验,这些体验甚至比从数据的火喉中获得的个性化效果更好。或者创作者可以用特别的体验给他们最大的收藏者带来惊喜。

有原因的折扣:在最高法院决定推翻 Roe V. Wade 案之后,许多企业站出来说,他们将为堕胎的州外旅行支付费用。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支持他们的员工的一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他们表明他们支持妇女权利的一种方式。如果这些公司也为那些能够证明他们为支持妇女权利而捐款的人提供折扣呢?我的一些朋友发起了 ChoiceDAO,它正在筹集 100 万美元,并根据社区的意见将其分批捐赠给各种组织。如果捐赠者收到一个 NFT,迪克或迪斯尼可以阅读,那会怎么样?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将开始看到更多的钱包意识体验出现在互联网上。它们可能是由 Web3 公司创造的,也可能是由成熟的公司,如 Shopify 商家提供微妙的选项。

我最感兴趣的 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公司之一 Vana,正在努力使人们能够轻松拥有和访问他们的数据,这将有助于开辟这个数字体验的新世界。

钱包意识将使整个互联网成为一个更神奇、更个性化和互联的地方。

零知识证明、灵魂绑定代币、DAO 以及其他用例,由于篇幅限制,我打算快速强调这些关键的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在解决大型开放挑战和帮助其中一些应用成为主流方面可能是有用的。

零知识证明有可能消除生活、工作和网上交易中固有的一个主要权衡:互联网的便利、速度、范围和规模,以换取我们的隐私。今天 Web3 的一个大挑战是,除非你使用一堆钱包并试图掩盖它们的连接,否则你最终会暴露出你所拥有的大量信息。为了让现实世界的资产在网上流动,为了让人们像银行账户一样使用他们的 Web3 钱包,或者甚至在 Web3 社交网络上发送 DM,需要有办法在证明自己的某些事情的同时进行私下交易和互动。零知识证明是这个难题的一个关键部分。我对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的公司感到兴奋,包括 Aztec Network(Jon Wu 工作的地方)、Espresso Systems(Jill Gunter 是其联合创始人)、Aleo、Starkware 和 zkSync。在这里阅读更多信息。

灵魂绑定代币是代币商业和治理等体验的强大构件,但其是不可转让的。一方可能会买下大量 DAO 或协议的治理代币来影响决策,或者有人会把他们的 Doodle 借给我,这样我就能买到为 Doodle 持有者提供的产品(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取决于代币的内容,它可能是)。1 月,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提出了一个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灵魂绑定代币。这些代币将是不可转让的,并与特定的人或钱包捆绑在一起,这意味着它们只能由预定的用户使用。此外,无法交易将有助于将 Web3 的各个方面去金融化,这将更加稳定,无需投机。

DAO:我们在这篇文章中讨论的大多数超结构、协议和项目,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逐步去中心化后,将由 DAO 来管理。在未来的几年里,DAO 将成为治理创新的温床,因为它们会迭代出在线治理的最佳方法。

也会有更多有趣的、有目的的、与文化相关的 DAO,吸引公众的想象力:它们是建立一个抓住时代潮流的互联网组织的最快方式。将会有更多类似 ConstitutionDAO 的时刻。Krause House 等 DAO 可能会实现他们购买 NBA 球队的梦想。Not Boring Capital 投资的公司 Arkive 正在建立一个去中心化的物品博物馆,以吸引更多的人。

DAO 将对 Web3 的主流化很重要,就像说 LLC 对互联网的主流化很重要。它们只是一种结构。但它们是一种动态结构,将不断发展,并允许组织与想象力相匹配。

就个人而言,在遥远的未来,有很多东西让我对 Web3 感到兴奋。为了达到这样的未来状态,Web3 项目需要在短期内证明有用性,而我分享的示例是我认为有可能实现它的一些示例。也就是说,实际构建的人会对即将发生的事情有更好的了解,并且他们的头脑、IDE 和 Figmas 中有我无法想象的东西。

我很乐观地认为 Web3 值得大肆宣传,而且我们将开始看到更多的迹象,甚至怀疑论者在未来几年也能达成共识。这并不意味着道路会很平坦,也不意味着不会有挑战。将会有大量的问题和挫折!让我们在最后探讨一些问题,以及克服它们的机会。

挑战和机遇

这场正在进行的辩论最好的部分是,它揭示了一些非常合理的担忧和挑战。例如,Box 首席执行官 Aaron Levie 给我发来了一组他认为很难或不可能克服的技术和游戏理论问题。他很聪明,很多事情的逻辑都很合理。

昨天,我们通过 DMs 进行了一次很好的对话,内容是将开发者在其上进行构建的协议拆分开来——无论是像以太坊 vs. Solana 这样的 L1 协议,还是像 Farcaster vs. Lens 这样的用例特定协议——实际上会减缓创新,并损害开发者和用户的兴趣,从而损害网络效应。他分享了 Signal 的创始人 Moxie Marlinspike 在 6 年前发表的一篇关于建立联邦服务的挑战的博文。

这种挑战在 Web3 中更为复杂,因为人们在游戏中也有利益——以代币的形式——这可能会使他们选择建立或使用较差的协议。不过,我们最终同意,如果生态系统围绕每个用例的一个协议凝聚起来——Uniswap 用于流动性,Farcaster 用于社交,XMTP 用于消息传递等等——这些问题就会变得不那么具有挑战性。换句话说,就像 Horne 一样,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每件事都应该有一个单一的超结构。

这就是富有成效的辩论的价值所在。我以前从未这样思考过这个问题,它改变了我对竞争动态的思考方式。不是不可避免或不可能,而是有一个明确的问题需要解决,这是任何试图在竞争环境中构建平台的人都熟悉的问题:如何吸引大量开发人员使用一个协议。

这不是 Web3 特有的挑战。即使是拥有名人堂网络效应的 Meta,也在为将 Oculus 打造成 VR 平台而展开激烈的战斗。正如我在《Everybody Hates Facebook》一文中写道:

扎克伯格预测,要成长为平台,该公司需要卖出 1000 万副 Oculus 头盔,才能吸引足够多的开发者来建立一个生态系统。这就是该公司将其售价降至 299 美元的原因。

协议应该以同样的方式进行战斗:我们如何成为开发人员为特定用例构建应用的基础协议?我们如何吸引那些吸引用户的开发人员,这些用户又吸引那些吸引用户的开发人员,等等,直到建立客户端或应用的唯一合理的地方是在我们的协议基础上?这些都是任何平台都需要回答的问题,而 Web3 提供了独特的挑战和独特的工具来回答这些问题。

接下来,还有更多的挑战。如果最好的社交产品建立在以太坊上,而最好的借贷产品建立在 Solana 上,会怎么样?这对可组合性和用户体验意味着什么?

这里,我要摆摆手说市场会解决这个问题的。例如,LayerZero 是一个“全链互操作性协议”,它“允许使用低级别的通信原语实现跨链应用”。它使开发人员更容易构建跨链工作的产品,并使用户更容易跨链交换资产。在用户层面,我投资了一家公司,该公司正在构建一个钱包,它将抽象掉交换代币或跨链桥接资产以与 Web3 应用交互的需求。投入美元,连接你的钱包,并使用特定应用所需的任何货币进行交易。这只是众多公司努力使 Web3 的用户体验不那么令人困惑的两个例子。

对于许多情况,仍然存在一个问题:为什么这需要在区块链上?

Nathan Schneider 在《Web3 是我们一直拥有的机会》一文中很好地阐述了这一批评,我在很大程度上同意他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围绕 Web3 作为经济和治理民主化力量的影响的炒作是合理的,“这只是部分由于技术本身的支持。也许更重要的是它引发的失忆,作为一种创新范式,其新颖性使人们倾向于忽视曾经稳定的规范。”

撇开技术部分不谈,Web3 最让我兴奋的一点就是它促使我们重新思考许多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模型和系统,并提供了一个进行实验的实验室。在许多情况下,区块链确实是需要的——代币商务之所以有效,是因为任何商家都可以读取你钱包里的东西——但在许多其他情况下,其魔力来自于在现实实验室中进行实验和尝试新事物的意愿。

看着猴子的图片、不可持续的收益率和波动性、“享受保持贫穷”的推文和价值数亿美元的攻击,很难想到“是的!这就是我们解决世界上所有问题的方式!”更难以想象的是,这个产生了如此多的欺诈、诈骗和 Rug Pulls 的系统,将对社会有益,特别是在有如此多其他紧迫的问题需要解决的时候。

需要明确的是:是否有一些人们可以做的事情,而不是建造 Web3 产品,对人类产生更直接、更重要的影响?当然,是的。如果你是一名科学家,认为自己可能有治愈癌症的方法,请立即停止阅读这篇文章,关闭你的 MetaMask,从事你的工作。

然而,我不认为这是零和。一方面,如上所述,DeSci (去中心化科学) 可能会提供新的资金和知识共享机制,从而加速癌症治疗方法的开发。另一方面,Web3 并没有偷走科学家和航空航天工程师——它吸引的是软件企业家 (他们本来可能致力于不那么开放的产品),传统的金融人士 (他们把他们的技能应用到一个流动性更强的全球市场),以及像经济学家、数学家和政策专家这样的学者 (他们宁愿花时间在实验室里试验新的模型,也不愿用公式来改进旧的模型)。

最终,这不会通过辩论来解决。它将取决于使用量和有用性,取决于我在这里写的任何东西,以及我无法想象的大量其他东西,是否会结出硕果,或者是否骗局、追加保证金通知、令人讨厌的上限和欺诈压倒了积极的潜力。通过这场辩论,我意识到,尽管我更愿意关注积极的事情,但指出坏的行为者和不可持续的模式是很重要的:因为坏的事情通过证明怀疑论者是正确的,并邀请专横的监管,可以阻止好事的发生。

虽然在熊市中情况很糟糕,Web3 比几个月前更难进行捍卫,但如果该领域能够发挥其潜力,那么它所带来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巨大的,值得我们为之奋斗的。我希望我们在 2050 年回顾这段时期时,能看到更公平的经济和治理模式的种子,更有趣、更多样化、更奇怪的互联网,以及一个为解决我们一些最复杂的挑战做出贡献的实验室。

撰文:Packy McCormick,Not Boring Capital 创始人

编译:南风 & angelilu @ForesightNews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17元宇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17yyz.com/?p=15351
17元宇宙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官网小编

媒体&作者合作:xiaobian@17yyz.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关注微信
打开 微信 扫一扫

打开 微信 扫一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