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元宇宙
首页 Web3.0 Web 3 是一场持久战 值得我们为之抗争

Web 3 是一场持久战 值得我们为之抗争

过去的一个月,围绕 Web 3 的关注和争议不断,你可能会觉得第三代、更去中心化互联网时代这个想法是全新的。 实际上,在过去 20 年一直有很多讨论,这些讨论围绕着谷歌和 Face…

过去的一个月,围绕 Web 3 的关注和争议不断,你可能会觉得第三代、更去中心化互联网时代这个想法是全新的。

实际上,在过去 20 年一直有很多讨论,这些讨论围绕着谷歌和 Facebook 等大型互联网平台的统治造成社会、文化和政治的扭曲,及 Web2.0 数据驱动经济的负面影响展开,而 “Web 3.0” 就是这些讨论中的一部分。Web3.0 这个概念远远早于最新的基于加密技术的迭代 Web 3,Web 3 是以太坊和 Polkadot 联合创始人 Gavin Wood 率先在 2014 年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出的概念, Coindesk 上周也重发了这篇文章。

在这场激烈辩论中,双方都有各自的观点。Chris Dixon 的立场认为 Web 3 项目正在创造真正的价值,而 Jack Dorsey 的反对立场则认为,该术语只是风险资本家用来推高其股权和代币投资的流行词罢了。

聪明人——包括两位著名的 “Tim”(下文会提到)——长期以来一直在探索退出 Web 2.0,这表明 Web 3 项目值得这份野心,而且如果 Web 3 成功,将会有公共利益和商业回报。

另一方面,这段悠久的历史提醒我们,解决一个巨大的问题是很难的,投资者明智的做法是对宏大的承诺持保留态度。

撇开对这些立场的任何看法不谈,重要的是去关注 Web 2.0 的核心结构性问题,以及为什么需要改变这些问题。这样做揭示了一个迫切需要推进 Web 3 的根本问题:主导互联网的大公司的利益与公众利益之间的分歧。

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但它绝不是解决方案中的唯一部分,也不一定是最重要的部分。我们需要(去中心化和中心化)混合的技术、监管和经济原理,来实现将那些相互竞争的私人和公共利益结合在一起的商业模式。

但首先,想要回答我们是如何到达这里的,需要回望 Web 3 悠久的历史。

Web 3 意味着 “非 Web 2.0”

在概念上,Web 3 与 “社会需要摆脱 Web 2.0 及其垄断问题” 的想法密不可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Web 3 仅意味着 “Web 2.0 之后的模型”。

Tim Berners-Lee 爵士在 2006 年暗示了这种升级的必要性。根据著名科技出版商 Tim O’Reilly 最近的一篇文章,当时这位万维网的发明者创造了 “Web 3.0” 一词来描述他对一个新的 “语义网” 的愿景。Berners-Lee 认为通用数据格式和人工智能的发展,将消除对第三方中介的需要,从而实现真正的 “机器对机器” 通信网络。

Berners-Lee 是否真正创造了 “Web 3.0” 一词尚不清楚。(引用 O’Reilly 专栏中链接的 2006 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这位传奇的计算机科学家说:“人们一直在问 Web 3.0 是什么”——暗示有其他人在他之前说过这个词。)争议较小的说法是 O’Reilly 自己创造了 “Web 2.0” 一词,并在 2004 年围绕这个想法召开了一次会议,然后在 2005 年的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中对其进行了解释。

众所周知,到了 2004 年,谷歌、Facebook 和亚马逊——九十年代末 dot.com 泡沫的幸存者们——已经围绕不断增长的价值社区奠定了巨大的市场力量。O’Reilly 所做的是为新的、网络效应驱动的商业模式命名,这种模式让它们能够占据主导地位:在一个公共平台上不断扩展大众用户群,平台的增长会源源不断地吸引更多用户,创造出吸引广告商的蜜罐。这些强大的中介机构的出现与互联网最初的去中心化理念截然不同,在最初的理念中,信息的发布者和用户应该能够直接、无需许可地相互访问。

大多数人并没有立刻意识到这个系统对社会有害,以及这些平台成功的根源是它们可以收集大量前所未有的用户数据,并将其打包售卖给广告商和其他信息买家,这将演变成 “监视资本主义”。

人们没有预料到,我们会对这些少数平台对信息的全方位控制产生依赖。人们更不会预料到,在交出我们的眼球和指尖的权限时,我们会被监视,被赶入信息茧房,并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精准广告和虚假信息操纵。

这就是我说的扭曲的商业模式,这种商业模式服务于生产所有者,而不是其本应服务的消费者。这是社会传播信息的一种非常不正常的方式,也是未来的 Web 亟待解决的问题。

‘Web 3.0’ 成了 Web 3

到 Gavin Wood 2014 年的文章发表时,我们所处的混乱局面更加清晰了,还出现了一种新的看待它的方式。

这时,区块链技术倡导者提出,区块链不仅是解决中心化互联网问题的一种方式,也是定义这些问题的一种新颖的方式。在关注以区块链为中心的 “信任” 概念时,当时共同创立以太坊的 Wood 将我们的视线从标准经济理论(即去中心化的低效率为中心化垄断打开了大门)移开,并将其推向 Web 2.0 的元问题:去中心化社区之间的不信任,导致人们委托中心化机构来协调他们彼此之间的金钱和有价值信息的交换。对银行和货币来说司空见惯的事,现在可以在另一种有价值商品——数据的交易领域中看到。

下一步,是假设以太坊等区块链取代对谷歌等中心化机构的信任,提供一种可验证的 “真实” 方式,通过开放协议和去中心化验证网络跟踪交易。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争论的焦点就变成了,我们可以用去中心化的数据共享社区取代垄断平台。会有应用为这些社区的金钱和信息交易提供服务,从而涌现新的商业模式,但根据 “自我主权身份” 的理念,对有价值的个人数据的控制权将仅存于每个个人用户手中。

Wood 如此专注于这些想法,以至于在离开以太坊后,他将在 Parity Labs 的工作投入到这个巨大的互联网修复目标上。在 2017 年创立 Web3 基金会时,他成功将 Web 3.0 重新命名为 Web 3。

建设桥梁

四年后,随着 Web 3 几乎家喻户晓,并且与非同质化代币 (NFT) 等加密产品高度关联,我们是否实现了这些目标呢?

这个问题尚无定论。一方面,请阅读 Twitter 上的评论,例如前 Twitter 首席执行官 Jack Dorsey 的评论,他认为 Web 3 行业更多的是 VC 的利润,而不是真正的功能。另一方面,请参见 Balaji Srinivasan 等人的礼貌回应,他们高喊以太坊的去信任 “智能合约” 优于 Twitter 用户需要信任该平台的 “社交合约”。

或者是看看 Signal 创始人 Moxie Marlinspike(真名:Matthew Rosenfeld)的博客文章,他认为 Web 3 远比加密啦啦队认为的更难实现,因为运行自己的 Web 服务器的成本和麻烦自然会导致人们将控制权交给更高效的中心化平台。这促使前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 Mike Hearn 做出了微妙的回应,他将比特币的 SPV(简化支付验证)钱包作为轻量级用户控制软件的示例,该软件可以处理信息,同时保持完整性,并避免对中心化服务器的依赖。

各方都提出了有效的观点。有一件事是肯定的:要逃离 “黑客帝国” 的控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区块链的 “去信任” 交易模型可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的出现也可能是其中的一部分,在 DAO 中,集体行动的力量可以克服中心化平台的网络效应优势。

但还有更多需要做的。正如 O’Reilly 在他最近的文章中所指出的,如果 Web 3 要超越其 “理想主义” 并成为 “去中心化信任的通用系统,那么它需要开发出与现实世界、其法律体系和经济体系的强大接口”

值得庆幸的是,人们正在建造这样的桥梁。需求将推动他们这样做。一方面,由律师控制的主流媒体公司进入 NFT 和元宇宙行业将需要构建这些规范化功能。尽管如此,在 O’Reilly 看来,区块链和加密技术并不是单一的解决方案。还需要许多其他元素配合。

让我们不忘初心:为了全人类,我们需要找出摆脱 Web 2.0 泥潭的方法。继续努力吧,Web 3 建设者们。

原文:Coindesk

https://www.coindesk.com/layer2/2022/01/14/web-3-is-a-long-fight-worth-fighting/

作者:Michael J. Casey

翻译:PolkaWorld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17元宇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17yyz.com/?p=9859
17元宇宙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官网小编

媒体&作者合作:xiaobian@17yyz.com

为您推荐

发表回复

关注微信
打开 微信 扫一扫

打开 微信 扫一扫

返回顶部